撩君入怀

撩君入怀

时间:2019-08-11来源:神级龙卫

地牢内,司武有些颓废地坐卧着,听到脚步声抬头,道:“你果然没死。”闻人陌慢步而来,看着司武道:“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吗?”司武冷笑了声,自嘲般地道:“要不是我没有准备,你以为司骁那小子能踩着我上位?”“看来你还是不知道。”闻人陌道,“人有野心并无过错,但没有与野心相匹敌的能力和手段,就是错

撩君入怀小说

地牢内,司武有些颓废地坐卧着,听到脚步声抬头,道:“你果然没死。”闻人陌慢步而来,看着司武道:“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落到这样的地步吗?”司武冷笑了声,自嘲般地道:“要不是我没有准备,你以为司骁那小子能踩着我上位?”“看来你还是不知道。”闻人陌道,“人有野心并无过错,但没有与野心相匹敌的能力和手段,就是错,粗心大意,骄傲自满更是你的错。”司武垂着头道:“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,反正终归是我败了。”俨然一副放弃的模样。

闻人陌发出一声冷笑,蹲下身直视司武道:“你能在司谨言风光时隐忍那么久,怎么会如此轻易的放弃,是算准了司骁心软不会杀你,觉得自己还有东山再起的机会吗。”闻人陌语气温和,然目光如淬过寒冰的利刃,一下子就揭穿了司武的伪装,司武胆寒的避开闻人陌的目光道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闻人陌再次起身,又恢复了一副淡淡然的样子道:“不知道也没关系。”司武始终低垂着头,眼中闪烁几分的慌乱。闻人陌平静地道:“不过,你觉得我会放任你这样一个潜在的敌人活在世上吗?”司武猛地抬头对他道:“你不能杀我,司骁,司骁不会让你杀了我的。”

“对呀”闻人陌道,眼中闪过鬼魅的光芒,“所以我不会杀了你,但是,也不会好好的留下你。”话落,右手用内力控制住司武,然后翻掌朝下,朝他的四肢经脉处分别施了几掌,司武便浑身抽搐着躺倒在地上,突然惊慌道:“我的武功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闻人陌早已收回手,对他道:“我废了你的经脉,你再也练不了武,这也算是我对你背叛我的惩罚。”失去武功的司武愤然撑着身子,朝着闻人陌渐渐离开的身影抓狂怒喊道:“为什么,从前是卫谨言,今天是司骁,你们从来没考虑过我。”闻人陌停顿了脚步,幽幽道:“因为他们绝不会背叛,忠心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司武狠狠地躺倒在地上,这次,眼中露出的是真正的绝望,一个连刀都拿不起来的人再不要想着当什么将军了。

巨大的夜幕下,有三辆马车急促促地往北而去,最前面的马车上坐着一个男人,此时正焦灼着催促马夫“快些,再快些”突然马不知怎么了嘶控一声,慢慢停下了脚步,坐在马车中的人惊慌地掀开车帘,就看到前方突然站了一个人,白衣飘飘,明明是圣洁无比的白,却在夜色中透着微微的血色与杀意。

闻人陌的手中落下几根泛着银光的针,刚刚就是这个使马停了下来,闻人陌对马车的人道:“王主将,这是要去哪儿?”马车中的人正是王主将,他见司武被拿下后就乘人不注意跑了,急急回到府里收拾了东西就跑,连府里的几位夫人都没带,此刻被人认了出来也有些惊慌,道:“你是谁?”闻人陌微笑着朝他走来,每一步都似盛世闲庭漫步般,却让王主将越发慌乱,直接叫了自己的暗卫,顿时另外两辆马车上出来几十个人,动作齐整快速却无风,看样子,都是刀尖上饮过血,武功高强的死士。看到自己有这么多人,对方就一个人,王主将心情安定了下来道:“我不管你是谁,赶紧让开,我就不计较放你一马了。”现在赶路要紧。

闻人陌轻笑出声,妖冶的面容上让王主将愣神了一下,就听闻人陌道:“我猜王主将这么急着走,是为了去临都报信吧。”王主将眼神一滞,问道:“你怎么会知道?你究竟是谁?”闻人陌缓缓地抽出半缘剑,眼中是淡薄的杀意,“一个死人,不需要知道我是谁。”王主将大骇,对周围死士道:“快,杀了他。”众多死士名无表情的朝闻人陌进攻,一个个配合度极高,看闻人陌被缠住了,王主将借机驾着马车往北走,闻人陌用余光瞧见了,竟然猛地跳出了包围圈,回首一剑向王主将刺去,鬼魅的身姿,清冷绝世的容颜,成了王主将生命中的最后一景,“你以为,我为什么敢独自一身前来。”闻人陌道,抽回剑,王主将顺势倒下了马车,眼睛瞪得大大的,没反应过来自己就这么死了。

闻人陌转身看向那些死士,依旧面带微笑,却像是地狱来的夺命幽魂,悠然道:“接下来,是你们了。”

三千剑雨如花落,彼岸花开祭亡人。

第24章 第 24 章

两日后,卫府门前。

卫家主和卫宛倾在门口给闻人陌送行,闻人陌对卫家主微微颔首道:“多谢卫老这几日款待,在下告辞。”卫家主摆摆手道:“属下的本分,少主不必多礼。”闻人陌回以一笑。

卫宛倾捧着一叠衣裳走到闻人陌身边,柔声道:“少主,一路上风尘仆仆怕是会弄脏衣衫,这是铺子里最好的大氅,少主披上吧。”闻人陌正欲开口,就被匆匆赶来的司骁打断了。司骁大步流星地走近闻人陌,眼角有很深的青黛色,他这几日为了整顿军务几乎不眠不休,但一听到闻人陌要离去的消息便赶忙放下文书赶来了。此刻与疲惫的面色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那双璀璨锐利的眼睛。

闻人陌看着他,唇角略勾,“不错,有几分老淮阴王的气势了。”司骁却没什么高兴的,有些冷着面色地问:“你要走了?”闻人陌点了头道:“这里的事情已了,我该走了。”司骁跺了跺步子道:“谁说得,我这里还有一大堆的破事呢。”闻人陌淡淡道:“这些事你能自己处理好。”司骁被噎住了,突然正色道:“王主将死了,你知道吗?”闻人陌眸光微闪,“知道,他是朝廷的探子,又在淮阴呆了多年,熟悉军中事宜,要是让他回到临都定会搅动出一番风云,所以我替你先解决了这个麻烦。”司骁听了是他下的手也不觉得意外,点头道:“这样也好,省的我出手了。”闻人陌轻语道:“你要学会忍,对于你叔父的那帮人是要动手,但宜缓不宜急,否则军中易生变。”“我知道了。”司骁沉声道。

话都说完了,好像真没什么能留下他的了,司骁叹了口气道:“真的要走了吗?”闻人陌看着他不语。卫宛倾对司骁道:“司将军,让少主走吧,再耽搁下去,怕晚上赶不到能住宿的客栈了。”司骁有些低落地嗯了一声,卫宛倾于是展开手上的锦衣大氅,却突然听司骁道:“我来吧。”

司骁也不管卫宛倾愿意不愿意,就扯过大氅,动作轻缓地披到闻人陌的身上,又细细地系好结带,撸好闻人陌垂落的发丝,期间凑得极近,还能闻到了对方身上浅淡的竹墨香气。

闻人陌朝众人点了下头,利落地上了马,疾驰而去,留给他人的不过一个淡泊的背影。

卫宛倾看着远方,眼中半分不舍半分留恋,她身边的婢女环儿压低了声音道:“小姐为何不告诉少主那件大氅是您一针一线花费了好些心血绣的。”卫宛倾看着浮动的云,飘扬的柳,轻柔地道:“那样,他就不会收下了。”

布满了新芽绿草的原野上,闻人陌突然听到后面传来急促的呼声,“吁”拉住了缰绳,转动马鞍回身,就看到了赶上来的司骁,“你怎么来了?”闻人陌略带不解的问,司骁放松了神情,对闻人陌道:“你能让我见见你真实的样子吗?”闻人陌有些怔愣,轻声道:“下次吧。”司骁看着闻人陌的眼睛问:“是因为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吗?”周围是飒飒的风声,闻人陌看穿司骁眼中的固执与倔强,敛着神色道:“现在的你还不是一个合格的属下”司骁垂下了头,掩饰眼中一闪而过的落寞。

司骁突然下了马,对闻人陌单膝下跪,庄重地道:“我司骁在此起誓,日后尊万俟无哀为主,只要是主上的吩咐,司骁万死不辞。”‘万俟无哀’,这个名字有多久没听到人提过了,像度过了几个秋,闻人陌才幽然道:“起来吧。”司骁这才起身,抬头对闻人陌拱手道:“请主上给属下三年的时间,属下一定会让淮阴军成为您最锐利的剑,为您所向披靡。”闻人陌终于露出一丝轻笑,清冷的眸色下闪烁着妖冶的红莲业火,“好,我期待着那一天。”

闻人陌这次是畅笑着一骑绝尘而去,司骁看着远去的黑影,坚毅的侧脸微微颤动。

第25章 第 25 章

闻人陌行了多日的路,这一日终于赶到了离城,距离江州不过一城之隔。

见天色已晚,便打算先在一家客栈住下,休息一晚再回去。

闻人陌牵着马进了一家客栈,小二扫视了一眼对方的穿着,虽带着斗笠看不清脸但能看出布料乃是上乘,于是急忙迎上去乐呵道:“呦,客官里面请,里面请,是打尖还是住店啊?”说着顺手接过缰绳系到了柱子上,闻人陌道:“给我准备一个上间,再给我的马喂些草料。”小二连连点头道:“好咧客官,上面请。”一直送闻人陌进了房间还问道“客官需不需要准备饭菜”,但是闻人陌摇摇头,这些时日总披星戴月,现下他一点胃口也没有,只想躺下睡一觉,小二有些失望地退了出去。

闻人陌解开戴着的斗笠,如玉的容颜下带着轻微的疲惫,看了下周围的环境,走到床边倦怠地躺下,不一会就睡得昏沉了。

第二日,休息了一晚的闻人陌明显精神好了许多,依旧带着斗笠,走到二楼的包厢点了一壶茶。

透过垂落的帘子隐约能看到外面的杂乱的人影,各色身份的人都有,不免让闻人陌生疑,离州以前不曾这样热闹过。

店小二穿梭在人群中,不时地附和客官几句。坐着的人当中,一个看起来凶神恶煞的壮汉捧着酒碗叫嚷道:“那个什么鬼医真他娘的嚣张,老子上次带了一尊那么大的白玉佛像过去,他居然看都不看就让我拿着东西走人,说他不喜佛,他娘的,谁关心佛不佛的,关键是那么大的一坨白玉啊,老子花了好大的功夫偷来的,他就这么把我打发了。”说完还拿手比划着大小,另一人也抱怨道:“是啊,我上次拿着天山雪莲去,结果连门都没让我进,这鬼医的喜好真是怪异,谁知道他喜欢什么?”小二给他们添上茶水,来了一句“客官们说的是江州闻人府的事吧。”

闻人陌听到‘鬼医’的名号时拿着茶盏的手蓦然一顿,有些许的茶水溢了出来。

“哦,小二也知道这些。”有人惊异道,小二笑着道:“这里离江州这么近,谁不知道鬼医住在闻人府给阮大小姐治病,还到处搜罗宝贝哄大小姐开心。”“这倒也是”

另一人逗趣道:“也不知道大小姐长得什么样,能叫眼高于顶的鬼医动了心。”另一人道:“是呀,我也特别想知道。”

闻人陌重重地将茶盏往桌上一搁,眉心微蹙,觉得胸口处有些莫名的烦闷。

外面的人听见包厢里的动静皆瞧了过来,然后就见帘子后头走出来一个带着斗笠的男子,看起来有些神秘。“客…官?”小二呐楞地道,感觉这人的气息和昨晚不同,突然变得有些危险,闻人陌取出一锭银两给小二,冷声道:“结账”小二看着他出去,后知后觉的喊道:“客官慢走,下次再来啊。”周围人嘀咕道:“这人谁啊,出手如此大方。”小二颠了颠银子,笑呵道:“不知道,也许是哪里来的贵人吧。”天下的贵人多了去了,众人也绕过这个话题,继续谈论方才的鬼医了。

江州闻人府

曲泽风百无聊赖的仰躺在屋顶上,嘴里叼了根狗尾巴草,懒散地晒着太阳。听到有急促的脚步声,眼皮都不带抬地问:“去哪儿?”院子里站着一个人,不过十五六岁年纪,穿着粉黛色衣裙,眼眸轻灵,似有一泓清泉,看起来娇憨玲珑,正是传言中在治病的大小姐阮惜恣。阮惜恣听到屋顶上传来的那道可怕声音,咽了一下,欢快的步伐顿时一愣,有些怯怯地抬头,然后就看到曲泽风似笑非笑的眼神,当即就被吓住了,呐呐道:“陌哥哥回来了,我…我想去见陌哥哥。”‘陌哥哥’?闻人陌!曲泽风叼着的狗尾巴草顿时僵住了,接着眼中蹦出万华的喜色,动作奇快地从屋檐上跳了下来,往门口奔去,其背影步伐比阮惜恣还要欢快。

完结+番外古代架空耽美小说作者景方十三撩君入怀点评:文章文采盎然,寓意深刻,情节跌宕起伏紧扣人心故事完整,文章整体流畅,故事情节具有吸引力,人设丰满,力荐阅读!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资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