薄总追妻难

薄总追妻难

时间:2021-07-31来源:神级龙卫

主角是阮奚薄纾凌的小说叫做《薄总追妻难》,是作者陌陌321写的一本浪漫言情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“许,云小姐。”梁枫一下子还真的不习惯换了称呼,三番两次都差点出错了。云苏听到有人叫自己,用力一把拉开了环在自己头上的手,头刚从秦墨怀里面抬起来...主角是阮奚薄纾凌的小说叫做《薄总追妻难》,是作者陌陌321写的一本浪漫言情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“许,云小姐。”梁枫一下子还真的不习惯换了称呼,三番两次都差点出错了。云苏听到有人叫自己,用力一把拉开了环在自己头上的手,头刚从秦墨怀里面抬起来...小说薄总追

薄总追妻难小说

《薄总追妻难》精彩章节推荐

“许,云小姐。”

梁枫一下子还真的不习惯换了称呼,三番两次都差点出错了。

云苏听到有人叫自己,用力一把拉开了环在自己头上的手,头刚从秦墨怀里面抬起来,她就看到许洲远的秘书不知道什么时候也挤到了这是非中心。

“梁秘书,有事?”

梁枫被那些记者推了一下,人没站稳,有些狼狈地踉跄了一下,好几秒才勉强站稳:“云小姐,许总让你过去一趟。”

听到他的话,云苏挑了挑眉,视线掠过梁枫看向十多米开外的黑色轿车。

特质的车窗让她无法看清楚里面的人,但云苏能感觉到里面的人正看着自己。

她勾了勾唇:“不好意思,梁秘书,麻烦你告诉你们家许总,为了避嫌,以后遇见了,还是当陌生人比较好。”

包围的记者正一个个问题怼过来,秦墨担心粉丝来了会出事,拉了一把云苏:“先上车。”

云苏也没什么想说的了,点了点头,顺着秦墨的力气坐进了车里面。

刚系好安全带,一大批秦墨的粉丝涌了出来,场面十分壮观,云苏庆幸自己已经上车了,不然她可能要被秦墨那些女粉当场手撕。

玛莎拉蒂开入了车流,渐渐把那些还试图紧追的粉丝和记者甩在身后。

“苏苏姐,没伤着你吧?”

云苏睨了他一眼:“以后少听乔瑜的。”

她还以为是什么惊喜,结果给她弄了这么一出。

想到待会儿自己就要变成秦墨的绯闻女友在网络上被大肆讨论,云苏就觉得头疼。

秦墨挑了挑眉,“我倒觉得乔姐这招不错。”

云苏被气笑了:“你跟她久了,也学坏了?”

“苏苏姐可别冤枉我,我不过是看不过你被人欺负而已,就算那个人是许洲远也不行。”

前面红灯,秦墨偏头看着她,表情认真诚挚。

云苏心底有几分感动,笑了笑:“放心吧,没人能欺负我。”

许家又能怎么样?

她任由她们在她头上作威作福,也不过是天真地想着有朝一日许洲远能捧颗心到她跟前。

如今她看透了,自然也就不会再让那些人骑到她头上。

梁枫看着那玛拉蒂开远,才回过神来,刚才还围着他的记者也随着那主角一窝蜂地跑了。

他站在那儿,看了一眼不远处的黑色轿车,也不知道该怎么跟许洲远交代。

“许总。”

梁枫回到车上,看了一眼许洲远,“云小姐不愿意过来。”

许洲远冷着脸:“我没瞎。”

云苏跟着那个男明星上车的一幕,他坐在车里面看得清清楚楚。

梁枫抿了一下唇:“云小姐让我带句话给你。”

许洲远听到这话,脸色似乎好了些许:“她说什么?”

这个云苏倒不算不识趣,还知道让梁枫给他带回。

“云小姐说,为了避嫌,以后遇见,您还是把她当陌生人好。”

许洲远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,冷嗤了一声:“很好,以后不要再跟我提起这个人!”

“好的,许总。”

梁枫应着,不敢再说什么。

跟了许洲远这么多年,他能明显地感觉出来,许洲远正在盛怒之中。

“开车!”

冷厉的声音惊得司机手都抖了一下,反应过来连连道歉。

许洲远没说话,一脸阴翳地看着车窗外还没有完全散去的人群。

蓝色的玛莎拉蒂停靠在仅有的车位里面,云苏看了一眼车窗外:“这又是乔瑜让你带我过来的?”

秦墨解了安全带,偏头看着她笑得人畜无害:“乔姐也是关心你。”

这脸笑起来灿若桃花,云苏哪里招架得住:“秦墨,别太过分了,我刚离婚你就对我笑得这么春风荡漾,是觉得我老牛不敢吃嫩草还是觉得我这兔子不吃窝边草。”

秦墨啧了一声,“苏苏姐您要吃我这棵草,我洗干净了自己躺到你床上。”

“……”

惹不起,惹不起。

两人下了车,往大厦里面走进去。

云雨幻影娱乐有限公司成立不过五年,可近两年好几个当红流量小鲜肉都是出自他们公司的。

秦墨就是其中一个。

乔瑜上个月一电影刚杀青,这会儿空档期,闲得很,这不她一出苦海,她就赶紧安排了。

云苏很少来公司,公司的人都不知道她才是幕后大老板,不过见秦墨亲自带着她进来的,一路走来,但凡碰到的员工都是恭恭敬敬的。

两人到了乔瑜办公室,秦墨停了下来:“苏苏姐,乔姐在里面等你,我让人给你们送点吃的过来。”

云苏看了他一眼,“怎么?惹祸的时候倒是挺厉害的,这会儿算账了,就敢做不敢当了?”

他们给她整这么一出,她云苏现在想不出名都难。

秦墨笑着帮她推开了门:“冤有头债有主,这事可是乔姐一手策划的。”

云苏笑了一下:“行了,回去休息吧,难得歇一天还跑出来营业,公司又不会给你颁劳模奖。”

“你不怪我就成。”

秦墨说完,识趣地走了。

云苏带上门抬腿往这奢华的办公室里面走,绕过转角,她就看到沙发上葛优躺着的乔瑜:“你们家粉丝知道你私底下坐没坐相吗?”

乔瑜毫不在意她的嘲讽,拿着平板对着她就招手:“小云云快过来,你上热搜了!”

“我上热搜不是你安排的?”

乔瑜一把就将她拉到身旁坐下:“看看,这热搜怎么样?我倒是要看看,那些人还敢不敢嘲笑你死命倒贴许洲远没人要!”

乔瑜把平板塞到云苏手上:“你放心,我都安排好了,今天是秦墨,过几天等怀南广告拍完回来了,就到怀南上场!”

云苏还没从自己的新身份“秦墨暗恋多年的小姐姐”中回过神来,就被乔瑜这话弄得一时之间也有些无言。

可乔瑜觉得还不够,她觉得云苏这些年在许家受了那么多气,如今脱离苦海了,自然是要扬眉吐气,狠狠打脸那些骂云苏的人。

“当然,你今天都跟许洲远离婚了,快乐单身趴自然是少不了的!我都安排好了,夜宴包场,彰显我小云云御姐的土豪气质!”

“……包场钱你出吗?”

乔瑜脸上的笑容僵了僵:“这个,那个,我出就显得太没诚意了!”

云苏哼了哼:“没钱装什么阔?”

“我没钱你有钱啊!”

“……”

损友!

小说《薄总追妻难》 第四章 不要再跟我提起这个人 试读结束。

《薄总追妻难》免费文案分享

许洲远不说话,办公室里面的气压得让人难以呼吸。

僵持了一会儿,云苏耸了一下肩:“OK,我不打扰许总,周一上午九点,民政局,不见不散。”

她说完,抬手撩了一下垂落下来的头发,拨到耳后,离开前,到底是不甘心,“许洲远,恭喜你,你自由了,终于摆脱了我这个恬不知耻的女人。”

云苏看着他,自嘲地笑了笑。

“你又在玩什么把戏?”

这回许洲远终于开口了,只是一如既往的扎人心窝。

云苏睨了他一眼,“放心,这一次是真的,不过我也告诉你,这是你唯一也是最后一次可以摆脱我的机会,你可一定要珍惜。”

云苏眼睛有些热,她不想失了体面,在他跟前掉眼泪给他嘲笑的筹码,踩着高跟鞋转身就离开了。

许洲远看着她走远,直到人消失在转角,他才伸手翻动跟前的离婚协议书。

这份离婚协议书是云苏的人拟的,整份离婚协议书,对他的所有财产,她分文不取,可以说是完全的净身出户。

云苏要离婚,他倒是不惊讶,毕竟三年了,他压根就没把她当妻子。

可她离婚什么都不要,许洲远是不信的。

云苏这个女人一向胃口大,当初救了林青,许家问她要什么报答,她一开口就是要嫁给他。

可惜她算盘打错了,结婚前他早就做过财产公证了,为的就是哪一天他忍不住了,好打发她。

看来这一次,不过也是她玩的花样罢了。

许洲远讥讽地扯了一下嘴角,抬手就把那离婚协议扔到一旁,没当回事。

云苏走出大厦,乔瑜那跑车十分的亮眼。

云苏刚走过去,乔瑜就把副驾驶的门开了:“怎么样,签了?”

她低身坐了下去,“没签。”

“不该啊,温知语回来了,许洲远还不着急?”

云苏系完安全带,瞥了她一眼:“大头鱼,你是不是存心的?”

开口闭口就是这样戳人心窝的话,要不是看在十多年的交情上,她能马上制造一起社会新闻。

乔瑜小心思被拆穿,悻悻地摸了一下鼻子:“我第一次见人离婚离得这么意气风发,这不是想测试一下你是真的死心了还是被气的。”

“你做个人吧,乔瑜!”

云苏不想搭理身旁幸灾乐祸的家伙,她干脆闭上眼,自动屏蔽了一切。

半个小时后,跑车停了下来,云苏睁开眼,解了安全带:“谢了。”

她说着,人已经下了车,绕到后面把行李箱提了下来。

乔瑜坐在车上,对着她飞了两个飞吻:“别偷偷哭哦小云云,爱你哦~么么哒!”

刚说完,红色的跑车就“轰”的一下扬长而去了。

云苏被气笑了,自己交的都是什么损友啊!

别墅提前就让阿姨打扫好了,智能门锁集声音指纹面部等识别方式,她就叫了一声“来来开门”,眼前的檀木门就主动往里开了:“欢迎回家,主人。”

“来来,烧水。”

云苏拖着行李箱上了二楼的主卧,里面是她在许家三年的东西,全都是当年她带过去的。

放完行李,水刚烧好,兑了点凉开水,云苏靠在吧台边上喝了大半杯。

眼泪砸下来的时候,云苏有些怔忪。

想到乔瑜临走前的话,她不禁有些鄙视自己。

还真的是,帅不过三秒。

不过也好,总归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憋不住。

忍了一早上,云苏终于忍不住了,放下杯子直接就趴在吧台那儿哭了起来。

对许洲远十年的喜欢,到头来除了三年备受折辱的婚姻,她什么都得不到。

不甘心吗?

当然不甘心,可是不甘心又有什么用,他不爱你啊,云苏。

从许家离开之后,云苏这两天过得浑浑噩噩的。

除了睡觉,她就是在睡觉。

只不过她也睡不好,做了很多光怪陆离的梦。

云苏还梦到了十五岁那一年的事情,她天真善良地以为那一个老妇人真的需要帮助,却不想自己只是她眼中的一个猎物。

那些人把她拖上车的时候,她绝望又惊恐,可那狭窄晦暗的小巷里面,这样阴暗的悲剧时有发生。

没有人回来救她的,也不会有人敢救她。

可当她认命的时候,是那个少年一脚踹翻了抱着她的男人,拽着她的手跑出那让人绝望的小巷。

她不知道跑了多久,直到少年停下来,她才敢停下来。

那一路狼狈的逃亡中,她甚至来不及看清楚他的脸,停下来云苏才发现,眼前的少年有着一张清风明月一般的脸。

他有一双很黑很黑的眼眸,里面似乎有漩涡,她不过看了一眼,整个人就陷进去了。

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劫后余生,她紧张又期待地问他的名字。

“许洲远。”

少年的声音和他的眼睛一样让人着迷,云苏从未发现自己的心跳得那么快:“谢谢你救了我。”

“你安全了,我走了。”

他松了手,转身就走。

她下意识追上去:“许洲远,我能不能——”

然而下一秒,少年的许洲远突然变成了成年的许洲远,他冷漠又厌恶地看着她:“云苏,你又在玩什么花样?”

云苏猛然惊醒,一旁的闹钟响个不停,她皱着眉,抬手摸了一下有些湿润的眼角:“来来,关掉闹钟。”

响铃戛然而止,房间恢复安静。

云苏拿过手机,半个小时前乔瑜给她发了信息,让她加油。

是了,今天周一,她约了许洲远去离婚。

小说《薄总追妻难》 第二章 你又在玩什么花样? 试读结束。

薄总追妻难推荐指数:★★★★,看了薄总追妻难试读章节,你有什么想法,欢迎告诉神级龙卫哟。薄总追妻难好书,在人物的刻画上略显成熟,情节紧凑,这样的书也不算多了

相关文章

最新小说

您的位置 : 首页 > 小说资讯